大发官方网站—大发官方网址头条:

冯鑫遗憾错过快手 乐视疑成暴风危机导火索

2019-08-20 10:42 来源: 网易商业  王文华 
冯鑫   暴风   乐视  

  2019年7月28日晚,暴风集团(300431,下称“暴风”)发布公告称,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,相关事项尚待进一步调查;次日,暴风股票开盘跌停,因此接获深交所问询函,被要求说明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等问题;31日,暴风再发公告称,冯鑫被拘系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。

好人冯鑫遗憾错过快手 乐视疑成暴风危机导火索

  关于冯鑫行贿的具体细节,暴风方面此后未有进一步公告。不过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和消息人士的说法,冯鑫疑在2016年暴风与光大资本对MPS的52亿元体育版权收购案中,在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。

  短短一年,斯人不再。

  一年前,2018年7月初的一个晚上,北京首享科技大厦13层,穿着大T恤、脚踩拖鞋的冯鑫,正手拿敲背锤在楼道里转悠,步履轻松。暴风隐藏的危机并未让这位掌门人乱了分寸,此刻,他正带领公司产品团队,为一款名叫“小魔投”的产品做最后冲刺。

  风暴正在袭来。2018年7月10日,暴风拉开裁员序幕,直接导火索是暴风与中信资本的股权转让合同纠纷,被法院冻结327.17万股股票。此后,裁员、欠薪、股权被冻结、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等坏消息不断曝出,暴风,这家曾创下37个涨停板记录,市值一度高达400亿的明星科技公司,跌落深渊。

  尽管重疾缠身,但仅仅一年,暴风实控人冯鑫便被公安机关带走的消息,还是令市场震惊不已。

  在熟悉冯鑫的员工眼里,这位上市公司掌门人“佛系”,不焦虑,即便身处“风暴”之中,态度依然很积极,天天加班,不曾放弃努力。甚至是在冯鑫身陷囹圄之后,不少与之打过交道的人依然公开肯定其为人:重情谊、没架子、率直。

  冯鑫,这位众人眼中的“好人”,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他又是如何将昔日的“妖股之王”带下神坛的?

  冯鑫其人:没架子,不装

  “接触过他的同事对他印象都不差,不摆架子,不装,喜不喜欢都会很直接告诉你。”暴风一位前员工如是评价这位上市公司掌门人。

  在这位前员工的印象中,冯鑫在工作中不绕弯子,工作人员与他对方案也很简洁,他会直接说出个人的想法和期望。在2019年暴风深陷资金危机时,冯鑫与高层开会,其间有人绕弯子说漂亮话,冯鑫直接戳破,回一句“别装了”。

  暴风魔镜创意合伙人小马宋曾说,在暴风内部,有些员工跟冯鑫汇报工作是特别紧张的,因为冯鑫说人从来不留情面,对问题看得特别清楚。

  冯鑫这样的性格,不仅体现在公司内部管理上,其在对外回答媒体采访时也是快人快语,用内部人的话说是“直白的惊人”。2015年3月,暴风科技(暴风集团曾用名)上市,股票发行价7元,在经历36个涨停后,一路抬升至327元,涨幅近50倍。对于股价这种敏感性话题,冯鑫毫不避讳,他对媒体坦言,暴风科技在经历30多个涨停后,连他自己都觉得股价太高。

  白手起家的冯鑫,曾自称是个“混混”。他大二时差点被劝退,毕业后没有学位证,被分配到山西阳泉矿务局,后来做BP机维修、煤炭运输、食品贸易经营、卖奶糖、开馒头厂……经历多次尝试和起伏之后,1998年,冯鑫加入文曲星,次年进入金山,主管华西区业务,此后业绩出色,历任金山市场渠道部经理、市场部总监、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。2004年,32岁的冯鑫在周鸿祎的邀请下加盟雅虎中国,担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。

  一年后,冯鑫离职雅虎中国,创建了两家公司,一家是“酷热影音”,做播放器;另一家是“流氓软件”,后者在成立3个月后就盈利100万元。随后,冯鑫获得蔡文胜300万元投资和IDG 300万美元跟投。在资金支持下,冯鑫收购了暴风影音,并将酷热科技与暴风影音合并为暴风网际。

  曾为错过投资快手而遗憾

  在暴风前员工看来,冯鑫早年的发展很平稳,用小成本做了不少大事。暴风高光时刻,超过70%的中国电脑上都装有暴风影音。2010年,暴风科技开始着手拆除VIE架构,计划A股上市。2012年10月,正当暴风积极准备登陆创业板之时,证监会暂停IPO的决定使得暴风上市计划落空。

  等待上市的过程,对冯鑫而言无比煎熬。其间,有公司来谈收购。2013年年底,时任阿里CEO的陆兆禧牵头计划收购暴风,坊间传言收购价达20亿元。2014年年初,就在双方就入股一事深入交谈时,A股开闸的消息传来。冯鑫最终拒绝了阿里收购,“A股本来就是暴风科技的战略之地,所以决定还是自己干”。2015年,暴风成功上市,这距离原定上市计划推迟了3年。

  尽管上市之路一波三折,但熟悉冯鑫的人透露,迄今为止,“冯鑫最得意的事是拆VIE回归A股”。

  暴风上市后股价暴涨,连续37个涨停,直接被冠上了“妖股”的帽子。公司内部则因此诞生出10位亿万富翁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,冯鑫本人的个人身家最高曾飙升至80亿。尽管早已财务自由,但冯鑫生活并不奢侈。据悉,冯鑫至今住在租来的房子里。

  小马宋这样评价冯鑫:工作上太讲逻辑,所有事都要严密思考才开始行动,不相信感性的东西,但生活上却是一个非常随性的人。他可以为朋友的一壶茶直接开车回山西,跑到上海听张楚的演唱会,喜欢美食,北京能吃到的好餐馆他都是常客。

  冯鑫在商业方面有着超强的嗅觉,看方向很准。他曾在公开场合毫不掩饰自己对今日头条的欣赏。2016年,他私下明确说,今日头条和快手将会是互联网行业新的两强,也为没有投资快手而感到遗憾。

  乐视爆雷疑成暴风危机导火索

  外界经常拿乐视与暴风做对比,两家公司在业务布局上也极度相似,暴风一直被称为“小乐视”。冯鑫对于这种说法并不认同。他认为路径不通的赛道暴风是不敢做的,乐视选择做的手机、汽车都是暴风不会进入的。

  尽管极力撇清与乐视的关系,但在暴风前员工看来,乐视的爆雷却是暴风日后爆发危机的导火索。而压倒暴风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,则是MPS收购案。

  2015年5月,暴风发布“DT大娱乐”战略,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转型为互联网娱乐平台,在视频、音乐、娱乐、游戏等方面进行布局,并在硬件服务和O2O服务方面寻找新出口。此时,暴风刚上市两个月,股价正在狂飙猛进。在这样的战略背景下,暴风魔镜、暴风体育、暴风TV、暴风影业、暴风金融等业务板块应运而生,而每一个火热的风口都是烧钱大户。

  冯鑫曾说他不懂资本,他认为资本是帮忙的,没有把资本当成目的。有暴风前员工说冯鑫是个好的产品经理,但缺一个擅长资本运作的帮手。

  在2014年国务院“46号文”的推动下,中国资本开始进军海外体育产业。2015年,万达集团联合三家机构及盈方管理层以10.5亿欧元(约12亿美元)收购瑞士盈方体育传媒集团,乐视体育也以7500万美元战略入股拉加代尔体育亚洲。

  资本加持下的体育产业迅猛发展,这激起了冯鑫的冲劲。“那会儿体育行业很火,乐视体育融资很快也很高,每轮都超目标完成。”暴风前员工说。最终,冯鑫将收购体育项目的目光也锁定在了海外。2016年5月,暴风联合光大资本、群畅金融成立一支总规模52亿元人民币的产业并购基金“浸鑫基金”,用52亿元杠杆收购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公司MPS 65%的股权。

  “MPS是卖版权的,暴风只需要拿几亿,能分五十多亿资产,蛇吞象。如果按照这剧本来,暴风花几亿,把MPS装进上市公司,一本万利。”对于冯鑫收购MPS的目的,暴风内部人士如是看待。

  巨资买下MPS的冯鑫,开始在体育领域大展拳脚。2016年6月,暴风体育宣布正式成立,并将与MPS、光大证券在体育版权、内容、互联网服务以及VR领域布局体育产业。2016年9月,暴风体育完成A轮2.04亿元融资。

  正当暴风借助资本大举扩张之时,2016年下半年,贾跃亭的“乐视系”爆发资金链危机,一路高歌猛进的乐视体育在当年年底开始裁员。受乐视体育的不利消息影响,同在体育行业的暴风融资出现困难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乐视体育的爆雷,导致体育行业融资困难,暴风体育原计划2017年完成的第二轮融资,最终没了下文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前述52亿元高杠杆收购的MPS并未给暴风体育带来利好。收购后,MPS问题逐渐显露:版权到期、创始人出走另起炉灶。2018年,MPS宣告破产清算,暴风52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。作为收购主导者,冯鑫和暴风却无法从这场失败的收购中脱身。

  根据公开资料,在收购前,暴风、冯鑫及光大签署的《回购协议》约定,在浸鑫基金初步交割MPS 65%股权后,根据届时有效的监管规则,在合理可行的情况下,双方应尽合理努力尽快进行最终收购,原则上最迟于初步交割完成后18个月内完成。这意味着冯鑫为光大资本的投资兜底,承诺MPS收购后注入上市公司,否则就要承担相应责任。

  “压倒暴风的是收购MPS”

  “MPS这个事情注定失败,因为买了个空壳,几十亿级别的巨亏,无论其他业务怎样,暴风这个体量是受不住的。可以说,压倒暴风的是收购MPS。”知情人士分析认为,“体育媒体行业都是在烧钱,暴风其他业务养不起体育业务,这是连锁反应。”

  暴风的危机开始暴露出来。

  多米诺骨牌中,最先倒下的是暴风魔镜。2016年下半年,VR行业逐渐趋冷,专注VR业务的暴风魔镜在9个月内没有获得新的融资。2016年10月,暴风魔镜开始裁员,有消息称裁员比例接近50%,从原来500人锐减至200多人。2018年上半年,暴风魔镜从办公地北京致真大厦退租,剩余的几十名员工搬到北京首享科技大厦办公。

  2018年7月,暴风魔镜的投资方之一中信资本,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,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,涉及股份占冯鑫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.65%,占公司总股本0.99%。按照暴风当时的股价,这部分股份市值在4000万元左右。

  按照冯鑫给出的说法,2017年,中信资本作为暴风魔镜股东之一,在2017年提出提前撤资;暴风方面为避免出现法律争议,对上市公司造成负面影响和股民恐慌,答应了撤资要求,并由冯鑫个人出资来回购魔镜的股份。在归还5000万余元的资金后,冯鑫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,暂时无力归还剩下4000万元(含利息1000万元),导致了司法冻结股票的情况。

  然而,由中信资本引发的股票冻结,直接加剧了暴风的危机,并引发了暴风整体大裁员。2018年7月10日左右,暴风魔镜率先开始进行裁员,7月12日暴风体育也加入裁员行列。裁员完成后,暴风体育的员工数由最高时期的130人减少至仅剩10人。

  冯鑫被捕与MPS收购案谜团

  裁员、欠薪、被列为执行人……过去半年,暴风不断爆出负面新闻。而截至目前,最令市场震惊的,也是暴风目前遭遇的最大危机,无疑是2019年7月28日冯鑫被公安机关带走的消息。

  7月28日,暴风集团公告称,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7月31日,暴风集团进一步透露,确认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,被公安机关拘留。

  目前,关于冯鑫行贿的具体细节尚未有官方公告。但多家媒体报道和消息人士,均将冯鑫被捕一事指向2016年暴风与光大资本对MPS的52亿元体育版权收购案——冯鑫疑在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。

  追溯2015年那场收购案,外界谈论最多的是收购方并没有与MPS原管理层签订竞业限制协议,导致MPS创始人在收购后自立门户,公司沦为空壳。另外,冯鑫在此次收购中为了筹集资本动用杠杆,并承诺回购,意味着附加了个人连带责任,所有这些最终将冯鑫推向了深渊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暴风收购MPS之前,曾在暴风投资部供职的李元戎曾推荐过另外一个体育收购项目Tino。李元戎在接受自媒体Wise财经访问时表示,Tino的估值合理、收入利润可观而稳定、自己生产版权而不是二手版权经纪运营,上下游依赖和产业链地位,也是Tino更好。“即使不是这个项目,类似逻辑找也不至于没有其他选择,更不需要用非常手段融资”李元戎说。

  令李元戎无法理解的是,“两家公司质地明显差别很大。不知是谁,出于什么动机、用了什么理由说服冯鑫犯险去搞那个项目”。

  在体育业内人士看来,体育版权运作注重关系,MPS的核心资产不是技术,而是几位创始人的人脉关系,“不然犯不着买国外公司了,这事很奇怪,又不是小生意,这是个谜团”。

  另一方面,MPS的商业模式,专业做财务或者资本的人士应该很容易看得明白,收购时不做业绩承诺、不签订竞业禁止协议,着实令人难人费解。

  “如果不是MPS,暴风应该能挺过去,”暴风前员工说,“冯鑫真是时运不济,命也。”

  如今的暴风,随着冯鑫的被捕,只剩下一地鸡毛和一团疑云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的
感 受是....


  • 支持

  • 无奈

  • 枪稿

  • 震惊

  • 有用

诺基亚推翻盖手机

诺基亚推翻盖手机

最长待机28天、可连4G、开热点、翻盖通话、700块...[详细]